您现在的位置是:东森游戏 > 东森游戏 >

郭刚堂失去了两次孩子:一次是被拐走时一次是

2021-07-18 02:07东森游戏 人已围观

简介孩子不愿意追究养父母之罪责,就算郭刚堂顾及儿子的感受,不好意思追究买孩者的罪责,那检察院也该提起公诉,让买孩者付出应该的代价呀! 正是由于买家的存在,才导致了人贩子的出...

  不愿意追究养父母之罪责,就算郭刚堂顾及儿子的感受,不好意思追究买孩者的罪责,那检察院也该提起公诉,让买孩者付出应该的代价呀!

  正是由于买家的存在,才导致了人贩子的出现,只有彻底“消灭”买方,才能彻底“消灭”拐卖。

  这起案件影响巨大,尤其应该严惩买孩者,因为严惩可以震慑人心,让那些蠢蠢欲动者绝了买孩子的念头。

  于是我细查详情才知道,此案发生在1997年9月,而当时的《刑法》是这么规定的:

  他们在“售卖”郭新振的时候,并没有说郭新振是拐来的,而是说他是一个姐妹的私生子,我姐妹不便抚养这孩子,所以想找个人家收养他。

  人贩子呼某跟唐某,本想把郭新振卖给一个叫“老七”的人,结果老七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呼某唐某只好重新找买家,最后在安阳找到了愿意购买者,此购买者就是郭新振的养父母。

  他们在“售卖”郭新振的时候,并没有说郭新振是拐来的,而是说他是一个姐妹的私生子,我姐妹不便抚养这孩子,所以想找个人家收养他。

  人贩子呼某跟唐某,本想把郭新振卖给一个叫“老七”的人,结果老七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呼某唐某只好重新找买家,最后在安阳找到了愿意购买者,此购买者就是郭新振的养父母。

  所以按照当时的《刑法》,郭新振的养父母是入不了刑的,因为他们并不是拐卖者,只是购买者。

  养父母收买郭新振的行为,发生在1997年10月1日之前,并不适用于此《刑法》。

  而且,养父母没有虐待郭新振,法不溯及既往,只要养父母不存在虐待孩子,不存在阻碍解救等行为,是可以不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另外,刑事案件的追诉时效,最长一般是20年,此案已经24年了,早就过了追诉时效。

  很多网民跟我开始的想法一样,都觉得应该严惩郭新振养父母,以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潜在购买者。

  因为一己私欲,买别人的孩子,将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是养父母吗?那是无耻的共犯。

  你的亲生父母为了找你,整整找了24年,骑摩托骑了40万公里,你为什么不考虑下他们的感受?”

  因为一己私欲,买别人的孩子,将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是养父母吗?那是无耻的共犯。

  你的亲生父母为了找你,整整找了24年,骑摩托骑了40万公里,你为什么不考虑下他们的感受?”

  “想买我的人,一开始并不是我养父母,而是老七。但人贩子把我拐来后,老七拿不出这么多钱,所以人贩子才找了下家,最终找到了我养父母。

  就算我养父母不买我,别的人家也会买我。养父母买了我之后,对我还是很不错,我现在生活也不错,算是比较幸运了。”

  站在这个角度想,郭新振不恨养父母其实也算合理,因为虽然亲生父母吃了这么多苦,但这些苦并不是养父母直接造成的。

  被养育了24年,现在大家突然告诉他:“你不应该爱养父母,你应该跟他们一刀两断,你应该把他们送进监狱。”

  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失个恋还寻死觅活呢,却要郭新振一刀断了24年的感情,这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

  我现在回过头来深想:如果郭新振线年的感情,我反而瞧不起他。因为这才说明他真的无情无义。

  因为父母的一时疏忽,两岁的郭新振被人拐卖了,但如果买的人不是现在的养父母,而是其他家庭条件非常差的人,而是其他脾气非常暴躁的人,那郭新振可能会遭受各种虐待,那郭新振可能根本读不了大学,那郭新振可能根本当不了老师,那郭新振可能还过着悲惨的生活。

  所以,我们这些局外人,真的不要忘了郭新振也是受害者,他两岁就被拐了并不是他的错,他跟养父母建立深厚感情也不是他的错,我们何必这么苛责他呢?

  这些我们都没有想到,但找了孩子24年的郭刚堂想到了,所以他才不愿意为难孩子:“一切按孩子的意愿,他愿在哪边就在哪边,不想让他受第二次伤害。”

  《失孤》一案终于了结了,结局看似很完满,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老郭实在是太可怜了:

  为了找回孩子,他耗尽了精力,耗尽了青春,耗尽了家产,“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觉我是个父亲。”

  儿子虽然找到了,却发现儿子已经不是他儿子了,儿子不能回到他身边,因为要给购买者养老。

  正如一个网友所说:“郭刚堂失去了两次孩子,一次是被拐走时,一次是找到时。”

  “我老家有个村子,两口子偷了邻村一个小婴儿,养到五岁大的时候,邻村的亲生父母找来了,孩子亲爹哭着过来抱孩子,结果孩子狠狠咬了他一口,大哭大喊让他滚。

  “我老家有个村子,两口子偷了邻村一个小婴儿,养到五岁大的时候,邻村的亲生父母找来了,孩子亲爹哭着过来抱孩子,结果孩子狠狠咬了他一口,大哭大喊让他滚。

  所以,正如那句话所说:被人贩子拐走孩子的家庭,会失去两次孩子,一次是被拐走时,一次是找到时。

  一是我觉得不应该苛责郭新振,事情发展成这样,并不是他的错,他也是受害者。

  那些天杀的购买孩子的家庭,最后反倒成了孩子最亲的人,实在是可悲、可恨、可叹。

  1997年以来,国家虽然在打击拐卖上不断加码,但是打拐形势依然严峻,说明现行法律惩处过轻,所以我觉得应该在刑责上加重处罚。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只有严惩收买者,让人心生畏惧不敢收买,才能彻底杜绝拐卖的发生。

  ◇ 本文选自拾遗(ID:shiyi201633),一个有趣、有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学老师庄学平退休感言火了:要是早晓得会火,我就准备好点,说普通线块钱引发的血案:为什么“幸福”的人大多很谦卑?

Tags: 孩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04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