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东森游戏 > 东森游戏平台 >

赛格晃了 币圈“慌了”?

2021-07-22 11:47东森游戏平台 人已围观

简介赛格早在完工前赛格大厦就曾被传晃动,彼时更是有硕士论文提及,赛格大厦在建造之初就存在先施工,后设计等问题。时隔22年后再次因晃动受到大众关注,有知乎网友表示,建筑振动只...

  早在完工前赛格大厦就曾被传晃动,彼时更是有硕士论文提及,赛格大厦在建造之初就存在先施工,后设计等问题。时隔22年后再次因晃动受到大众关注,有知乎网友表示,建筑振动只要发生了第一次,后面就更容易发生,如任其发展,后果极不可控。

  5月20日中午,据媒体报道,多位深圳赛格大厦商户表示12时30分左右在35、55、60楼等多个楼层感受到晃动,商户提供的视频也印证了这一点,而这已经是赛格大厦连续出现摇晃的第三天。

  此前在5月18日下午,深圳华强北清风拂面,然而随着5级风摇曳起来的不只有树枝,还有一座高达355.8米的大厦。很快,赛格大厦内的人群蜂拥出逃,还有人在慌乱中跑断了自己的耐克拖鞋。

  “深圳楼市开始松动了”,有网友调侃道。根据事后发布的调查结果,深圳没有地震,赛格大厦倾斜率等各项检测结果也符合规范标准,大厦主体结构安全。经省市专家研判,初步认为赛格大厦受风、地铁和温度的影响发生了上下震颤,而非左右摆动。

  公开信息显示,赛格大厦总建筑层79层,总高度355.8米。其完工于1999年9月,建筑期间曾创下每2.7天建造一层的“深圳速度”,时至今日仍是世界最高的钢管混凝土架构大厦。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早在完工前赛格大厦就曾被传晃动,彼时更是有硕士论文提及,赛格大厦在建造之初就存在先施工,后设计等问题。时隔22年后再次因晃动受到大众关注,有知乎网友表示,建筑振动只要发生了第一次,后面就更容易发生,如任其发展,后果极不可控。

  雷达财经注意到,距今一周前的5月13日,就有自称坐标赛格大厦57楼的网友发微博称,感觉到了楼体晃动。

  该网友后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5月13日之后的几天,大楼也曾出现晃动,且每次晃动时,自己和同事都会感到头晕不适。而在此之前的三年,即便刮台风也没有感受到大楼的晃动。

  5月18日下午,赛格大厦晃动愈发明显,桌椅茶杯都出现清晰反应,还有大厦内某公司职员称,用手触摸柱子有明显摇晃。一时间,楼内人员开始疯狂出逃,有人跑断了拖鞋,也有人从51层下楼梯下得腿疼,“都在跑,像灾难片一样。”

  当日,据深圳应急管理局消息,深圳市并未发生地震。而福田区人民政府则表示,经现场专家初步踏勘,大厦主体结构及周边环境未发现涉及安全的异常情况。

  5月19日,赛格大厦90%的商户停止营业,只有10楼以下的低层才可照常进出,但仍有不少商家拉着推车从里往外发货。据界面新闻,有在六楼和五楼的商家表示,大楼在下午一点半到两点之间继续出现晃动。

  当晚福田发布进一步通报称,5月18日21时至19日15时,多家专业机构对赛格大厦的振动、倾斜、沉降等情况进行实时监测,该三项指标均远远小于规范允许值,监测数据未显示异常情况。

  比如,赛格大厦69层振动最大加速度在两家机构的监测幅值分别为0.045m/s和0.044m/s,而相关技术规程的限值在0.25m/s;又如,大厦倾斜率位于0.01%~0.02%之间,而《建筑地基基础设计规范》中的规范标准为小于0.2%。

  有记者获悉到的《突发事件信息专报》显示,经省市专家研判,初步认为:一是深圳赛格大厦系上下震颤而不是左右摆动;二是造成震颤的原因是多种因素耦合,主要是风的影响,还有地铁运行(两条地铁从楼下经过)和温度的影响(近两天气温升高,温差达8度,对钢结构影响大);三是赛格大厦主体结构是安全的,内部结构坚固,各种附属设施完好。

  1988年,桑达、华强、康佳、宝华等117家企业组成的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为深圳市赛格集团公司。

  同年,赛格以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了电子元器件市场的先机,并将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半区域分隔开,改建成1400平米的赛格电子配套市场。随后,电子配套生意爆火,不到两年,整栋大厦八层楼面就全部被占据。

  几乎是与此同时,华强北商圈驶入发展的黄金期,并逐渐晋升为中国电子第一街,是全国电子零售商的拿货圣地,一大批百万、千万富翁从这里走出。

  眼见383米高的地王大厦拔地而起,坐拥华强北半壁江山的赛格,也动了建大厦的念头,而且,赛格还要建一座“纯中国”的摩天大楼。

  赛格邀请了三家深圳和香港的设计院参加招标,并最终在国土规划局的指定下选择了华艺设计,媒体报道称,这栋投资12亿的超高层设计方案评标,结果是短短几个小时就敲定的。

  很快,超高层建筑赛格大厦就到了动工前夜,但这项工程的设计师陈世民却发现,开发商把设计图给改了。

  陈世民,毕业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是我国著名建筑设计大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曾先后参与及主持设计项目200多项,获奖70有余。1994年,陈世民被授予国家建筑设计大师称号。

  据深圳特区报,考虑到华强北人山人海,陈世民原本为了疏通做了一个广场,但这个广场并不在地面上,而是擎起来,在二楼处与对面过街天桥接通。陈世民将其称之为“灰空间”,对于逛街的行人,灰空间就好像是天昏地暗中突然看到一个通透的山门。

  起初实施工程的各方对此并无异议,但临动工前,赛格集团反悔了,他们决意要将这块空间封起来,变成可供招租的电子产品销售市场。

  陈世民反对,赛格先是要请他吃饭,后来还承诺会给他一些柜台,“那是非常值钱的柜台啊!”但陈世民依旧不为所动。在陈世民看来,这是属于老百姓的公共空间广场,他甚至直接给市领导写了一封信,称如果这样出了问题他概不负责,但这封信开始就被归于档案,最终没能起到作用。

  1996年,赛格大厦开始动工,工程共历时三年零八个月,创下了每2.7天建造一层的“深圳速度”。但1999年连续发生的两起事件,不得不让人们担忧起这栋大楼的前景。

  5月的一天,走在华强北路上的人群突然发现,赛格大厦好像“歪了”,霎时间路人乱作一团,作鸟兽散,后来事故的结论是:因为赛格大厦高度过高,云彩穿过最高处跟楼形成了相对运动,让人以为是楼在动。

  10月国庆节时,赛格大厦楼顶的钢针连同大楼突然发生了剧烈的晃动,而这根长达89米的钢针,刚刚于9月30日焊接完成。

  对此,陈世民给出的应急方案是:割钢针。随后,26米的钢针被割下,赛格大厦的高度也降到了355.8米。

  割断后,大厦一直保持稳定至今,并且屡获业界大奖,如1996年中建总公司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1999年“深圳十大明星楼盘”之一、2000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1年,正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金典琦发表了一篇名为《深圳赛格广场建设项目评析》的论文,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20年后自己的这篇文章会因为赛格大厦的再次晃动而闻名。截至发稿,微博线年前硕士论文称赛格大厦边设计边施工#阅读量已超1.7亿。

  论文中提到,赛格大厦“在基础完成后进行整个工程总承包商招标时,不能提供完整的施工图纸。但是前期基础部分已投入五干多万,如果停工等图必然造成投入资金的财务成本增大,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仓促之间用裙房的部分结构图纸进行项目的总承包招标。”

  “标是招了,总承包单位也确定了下来,可是一步慢,步步慢,施工中经常出现停下来等图和按图施工后又返工修改的现象,引发了很多不必要的纠纷,增大了工程成本。这种边设计边施工的现象一直持续到赛格广场的结构工程施工完成。”

  论文还提到,“边设计边施工造成的最严重的一次后果发生在顶部的天线年国庆期间赛格大厦顶部天线的剧烈摇摆进行了详述。

  “总而言之,赛格广场的设计在前期的方案阶段和后期的施工图阶段存在着比较多的问题,在中间的技术设计阶段做了大量细致深入的工作,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论文称。

  有网友称赞,“这才是真正的论文。”但也有网友指出,边设计边施工在建筑行业内很普遍。建筑行业某在读研究生向雷达财经表示,“这事并不应该,但是存在的。而且实际施工几乎一定会存在偏差,到时候就要修改图纸。”

  对此,金典琦彼时的指导老师,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子刚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我们属于管理学院,涉及面比较宽一点,不是建筑方面的专业,但论文可能和她的设计工作、本职工作有点关系,当时她有点看法就写了出来。”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尽管最终的调查结果仍未呈现,但目前业内对于赛格大厦晃动原因的主流看法集中在共振现象上。

  共振是物理学上一个使用频率较高的专业术语。其是指一物理系统在特定频率下,比其他频率以更大的振幅做振动的情形。在共振频率下,很小的周期振动便可产生很大的振动。

  如2020年5月,途径虎门大桥的车主感到桥身像水面一样剧烈抖动,专家在研究过后表示是沿桥边设置的水马(塑料制壳的障碍物),改变了大桥钢箱梁的气动布局,发生了共振。此外,台风过境之时,台北101也发生了15厘米的晃动,都跟共振有关。

  中建科工华南大区总工程师陆建新接受深圳新闻网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掌握信息看,这是一种偶然的频率巧合,就是共振现象。

  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在读博士杨溢进一步解释称,通俗来讲,每座楼的固有频率是不同的,所以在起风的时候,不是每座楼都会发生这样的共振,是在那些固有频率与风的涡振频率相似的时候,才会发生这样的共振。“不同的楼发生共振的风力大小、方向、风速都是不一样的,风小也可能导致共振,所以会看到为什么当时只有赛格大厦发生了共振。”

  一位简介中教育经历为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职业经历为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副所长的知乎网友发文指出,要采取后续的防范措施就必须把振动的原因及振动形态调查得非常准确,进而判断这是第几振型,并针对该振型特点采取布置阻尼器。

  “一旦某种振型的振动发生后,建筑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会越振越容易振,因为振动开始后会把原来很多阻止该振动的措施阻断或削弱。若不能及时采取措施,后续发展结果将非常不可控。”

  神舟电脑创始人吴海军在这里启航,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这里赚取了第一桶金,大疆在这里开创了一整个无人机赛道。2014年,华强北街道党工委书记接受采访时称,这块面积只有1.4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走出了50多个亿万富翁。

  华强北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记忆点,在于其不断的转型。从山寨手机,到比特币、美妆、电子烟,各种风口的无缝衔接也使得华强北屹立不倒。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3月美股连续闪崩后,随着美联储不断“放水”,“币市”再迎新一轮牛市,其中比特币的价格从2020年3月的5000美元上下一度飙升至2021年4月前后的最高6.4万美元,狗狗币、以太坊等其他虚拟货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于是,华强北的卖家们纷纷加快了“转型”进程,开始深耕“矿业”。但这一切在马斯克连续公开表示“狗狗币是骗局”、“特斯拉暂停比特币支付”后,发生了转变。

  5月18日,金融业三大协会发布声明,联合抵制虚拟货币炒作后,又让本就被看空的虚拟货币价格雪上加霜。

  5月19日上午,比特币价格跌破40000美元关口,当晚9点左右币价断崖式下跌至29817美元,日内最高跌幅超30%。当时,据比特币家园网站数据,比特币在1小时内爆仓6.55亿元美元,24小时爆仓25.74亿美元。与此同时,以狗狗币为首的其他诸多加密货币也纷纷呈现腰斩态势。

  赛格大厦底层的赛格广场,是国内最主要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矿机销售地。有网友戏称,“华强北的土豪老板们在摊位上挖矿,几十万矿机硬盘碟片顺时针高速旋转,加上北半球地转偏向力向右,造成了共振”。

  而这次的“矿难”,恰好发生在赛格大厦晃动后,难怪有网友调侃称,“这是上天的警告:别挖了。”

Tags: 赛格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18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